不懂就问麦克阿瑟在美军历史上大概能排到什么水平

0 Comments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khassrijewellery.com/,麦克阿瑟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首先,先强调一下美军历史上就没什么特别能打的将军。这一方面分是因为美国历史上政治和外交手腕比较高明,没弄出什么需要打硬仗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是美军根本没打出来。

其次,麦克阿瑟在矮子里面拔将军,算是还可以了,比他强的主要也就是3个海军将领。

A)美国每次打仗基本上都能制造一个优势局面,这种情况下将领打赢了一点都不长脸,典范就是二战诺曼底登陆双方兵力对比是100w+打10w,美军兵多装备好还多一个超级舰队;

B)这就好比带着一堆荷枪实弹的士兵,打下一个幼儿园,把一堆3岁-5岁的打败了,你好意思拿出来吹?

A)菲律宾:12w军队像日军6w投降,像灰太狼一样留下一句“我还会回来的”,打的这么窝囊居然还被美国人当成正面记录,好像打赢了一样;

B)太平洋一大堆岛战:日本舰队被打爆,以绝对优势兵力收拾困守孤岛没有补给快饿死的日军(说实话,再等一段时间这些日军就只能吃人了……),然后后面给我们宣传打的怎么怎么艰苦,一仗打的漂亮的都没……

C)朝鲜战争原形毕露的一仗,我不知道麦克阿瑟有没有脸说他是劣势,但朝鲜战争的麦克阿瑟真的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被敬老院教做人”的故事(力量对比我们真的劣势很多……)。

A)非洲战役:他到之前阿拉曼已经结束了,他的部队基本上没见到德军北非战役就结束了;

B)西西里岛登陆:靠打士兵2耳光刷存在感(一场战役最著名的事件,已经沦落到打耳光事件了,可见战斗根本没得写)

C)诺曼底登陆:指挥不存在的美国第1、第4集团军跟隆美尔在英吉利海峡相面(可能是最成功的的一仗了);

D)阿登战役:在一场英美60w军队(绝对优势兵力、绝对优势装备)被德国20w军队吊打的战役中,这厮负责救援不利、行动迟缓、姗姗来迟,属于典型的反面教材,差点在绝对优势之下被翻盘。

美军“名将”看的不是谁会打仗,而是谁会在媒体面前吹,美军会吹的都是名将,军事史上的顶级窝囊废也是名将,会打仗不会吹的都不行。

艾森豪威尔:欧洲战区“名义上”归他管,实际上啥都不归他指挥,战斗跟他没关系,就是个高级传声筒(他的工作:告诉布拉德利蒙哥马利怎么说,告诉蒙哥马利巴顿怎么说……);

布拉德利:(没错,红警2那个要塞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这厮的“经典战例”:

A)法莱兹-龙塞包围20w人欺负3w,先出动2800架飞机炸一遍,然后小心翼翼的缓缓前进害怕被伏击(德军那个兵力还伏击个毛线……),最后成功放走德军主力;

B)阿登战役就是这货被德军打了个探头,60w人被20w人吊打的故事从他开始;

尼米兹&哈尔西&斯普鲁恩斯:美军真的就这哥仨打过仗,经典战例还不少,从中途岛一路打到日本脸上,可他们仨都是海军的啊!

总之:美军这哪是五星上将?这简直就是废物大全!这么一看,在众多废物当中,麦克阿瑟至少打输过几仗,比那些连打都没打过的强点…

展开全部带着6神装(后勤)和18个小兵(联合国)外加一个炮灰(韩国)还有一个辅助(日本)的西点军校校长麦克阿瑟

在美军历史上算可以了,实话实说美国本土基本没什么战役,美国得国靠的是屠杀原住民,发家靠的是一战二战没他事,然后疯狂买装备发别人的国难财

总是嘴叼玉米芯烟斗,身着咔叽布军服,头戴一顶战斗软帽,眼卡一副AO黑色墨镜,神气活现、傲气十足——人们眼中的麦克阿瑟将军。

格拉斯麦克阿瑟(1880一1964)是美国历史上杰出的,也是最有争议的将领,他所受到的赞誉和非议都超过了其他美国将领。他的确是一个个性极其复杂而丰富多彩的人,很难用一个固定的框框去套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耀眼的19颗星中,他既不像艾森豪威尔那样和颜悦色、平易近人、讨人喜欢,也不像巴顿那样个性鲜明、鲁莽率直、热情豪放,更不像马歇尔那样宽宏大度、虚怀若谷、公正无私。他是一片五彩云,集赤青黄白黑于一身;他是一杯五味酒,融酸甜苦辣咸于一体。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著名的照片之一,麦克阿瑟随登陆部队重返菲律宾,在滩头涉水前行

经典延续,麦克阿瑟涉水登陆后继续沿滩头巡视,表情严肃,AO墨镜恰到好处的渲染了将军的威严。为了纪念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菲律宾在麦克阿瑟涉水上岸的地点塑立铜像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从介绍他的相关资料介绍中,最直观的就是嘴叼玉米芯烟斗,身着咔叽布军服,头戴一顶战斗软帽,眼卡一副黑色墨镜。麦克阿瑟忽儿彬彬有礼,忽儿趾高气扬;忽儿宽宏大度,忽儿小肚鸡肠;忽儿热情洋溢,忽儿冷若冰霜;忽儿平易谦逊,忽儿自负狂妄……

总的说来,他是一个非凡的军事天才,思维敏捷、胆略过人、统兵有方、意志坚强。他身经三次大的战争,凭着他卓越高超的领导才能和无所畏惧的勇敢精神,在美国历史上赢得了独一无二的荣誉。

他生在军营,长在军营,学在军营,志在军营。得天独厚的天资和与众不同的家教,养成了他勇敢、坚强、自信、高傲的性格。无论在哪里,他都非要表现得出人头地,争个我高你低不行。作为西点军校毕业生,他获得过学员队最高军阶,并以最优成绩毕业。从那以后,他又为自己在事业上争得了许多第一。他先是有幸到陆军参谋部任职,在墨西哥勇敢地表现了一次;后是有幸作为彩虹师参谋长又到法国勇敢地表现了一番,成为当时美军中最年轻的准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更是平步青云:1919年成为最年轻的西点军校校长,使墨守陈规、面临垮台的西点获得新生;1925年成为最年轻的陆军少将,先后出任国内第3军区司令和驻菲律宾美军司令;1930年成为最年轻的陆军参谋长,为美军建设出了大力。在任菲律宾军事顾问期间,他曾一度退出美军现役,但却成为唯一被外国授予元帅称号的美国人。

然而,他最被世人所知的辉煌业绩是在那史无前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占领日本期间创造的。1941年7月,他被重召现役,统领远东美军。在那一年12月日本人制造的大灾难中,他的空军被摧毁殆尽,他的陆军退守巴丹半岛,他本人则像一头被拔掉了牙齿的狮子徘徊在只有1700英亩的科雷希多小岛上,成为茫茫太平洋上唯一还在与猎人周旋的困兽。1942年3月,他留下“我还要回来”的诺言离开他的部队,乘坐鱼雷快艇冲破日军封锁前往澳大利亚,随即被任命为西南太平洋战区总司令。那以后,他念念不忘重返巴丹,这简直成了他的座右铭和行动指南。他争取太平洋战场的所有指挥权,为的是重返巴丹;他在巴布亚血战布纳,为的是重返巴丹;在洛斯内格罗斯险下赌注,为的是重返巴丹;他在新几内亚施蛙跳,为的是重返巴丹;他在珍珠港向罗斯福力主进军菲律宾,为的是重返巴丹!所有妨碍他重返巴丹的人,他都与之为敌并怀恨在心。怀着他的信念,凭着他的智慧,带着他的勇气,为着他的荣誉,他成功地指挥他的部队实施了56次两栖登陆。当1944年10月进击莱特时,他急切地涉水上岸,并激动地大声宣告:“菲律宾人民,我回来了!”最具戏剧性的情景是他于1945年3月2日率领他的“巴丹帮”,乘坐鱼雷快艇沿着当年离开时的路线回到科雷希多岛。所不同的是,当时是在阴森的夜晚逃离,如今则是在明媚的白昼凯旋。

他因此而获得了最高荣誉:1942年3月被授予他盼望已久的国会荣誉勋章;1944年12月被晋升为他意料之中的陆军五星上将;1945年8月被任命为他日思夜想的盟军最高统帅。8月30日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一天:他乘坐他的“巴丹”号飞机勇敢而潇洒地在日本着陆,无限感慨地走完了他的遥远征程。9月2日,他在“密苏里”号战列舰上庄严地举行受降仪式,全世界都在倾听他的声音:“今天,枪炮沉默了,一场大悲剧结束了,一次伟大的胜利赢得了……”

如果说麦克阿瑟在战场上是位叱咤风云的军事统帅,那么他在政坛上则是位雷厉风行的改革大师,尽管罗斯福曾说他不是一个好的政治家,尽管他三次竞选总统皆告惨败。研究他的人大都认为,他留给后人的最大业绩,是他成功地使日本从封建军国主义走向现代民主主义。在占领日本期间,他把天皇的权威转到自己手中,使用专制独裁的手段使日本永远摆脱封建专制独裁。在这一点上,麦克阿瑟算得上一位高瞻远瞩的英雄,他把资产阶级民主强加于日本人,从而造就了战后的新日本。当然,作为一个保守甚至反动的资产阶级卫道士,他也成功地了日本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众运动,致力于把日本建成“堤坝”。

这种意识最突出地反映在他对朝鲜战争的态度上,而这态度自始至终左右了他的思维和行动。他把朝鲜战争看作是击退浪潮的一场大决战,关系到美国在亚洲乃至全球的利益和命运,关系到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死存亡,因此只能胜利而不能失败。基于这一认识(当然也有个性的因素),他积极地促成对朝鲜内战进行干涉,急切地调兵遣将发动一系列攻势,并极力地叫嚣把战火烧到中国。他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秘访台湾,为蒋介石撑腰打气,引来轩然大波;他在众人反对的情况下力主登陆仁川,取得极大成功,引来一片赞誉;他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向北推进,遭到志愿军的痛击,引来一片责难;他在接连失利的情况下把责任推给华盛顿,拒不承认自己有错,引来一片愤怒;他在明令禁止的情况下擅自发表声明,与杜鲁门唱对台戏,引来苦果一枚。

终于,他像古希腊悲剧中的人物一样从权力的顶峰跌落下来,卷起他的铺盖回到他阔别十几年的祖国。他在国内受到史无前例的英雄凯旋般的欢迎,并在国会山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告别演说“老兵不死”。那以后,他虽然为重现光彩而又折腾了一阵子,但毕竟已是黄昏落日,其余辉在渐渐消逝,最终为黑暗所吞没。

纵观麦克阿瑟的一生,他的确取得过最辉煌的成就,赢得过最耀眼的荣誉。这些荣誉他当之无愧,但也不可避免地使他本来优良的品质渐渐溶进狂妄自大、唯我独尊、好出风头、爱慕虚荣、喜欢颂扬的毛病。这些毛病带给他的倔强个性又常常使他的一些计划和设想得以强行通过并获得极大成功,这反过来更使他坚信自己的判断力和正确性,更加重了那些毛病,以致最后发展到公然抗上的地步。如此看来,正是他的高傲自负成就了他的军事奇迹,也正是他的高傲自负断送了他的军事生涯。

摘自美国总统杜鲁门的话:“我要怎样处理与一位妄自尊大的五星上将之间的关系呢?只有上帝知道他要做什么。更可悲的是,美国政府的要职上却有这样一位自命不凡的顽固分子。我不知道1942年罗斯福总统究竟为什么没有命令温赖特从科雷吉多岛返回美国,而让麦克阿瑟做一名烈士……如果当时召回来的是温赖特,那我们将拥有一个真正的斗士、一位真正的将军,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拥有的只是一个演员、一个说谎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