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血战长津湖:1个连大多数呈战斗队形冻死

0 Comments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徐(州)东阻击战,也是华野防御作战的范例。当时,宋时轮指挥第七、第十、第十一三个纵队,阻击徐州东援之敌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保障主力围歼安徽宿县碾庄圩地区的黄百韬兵团。敌在坦克、飞机支援下拼死猛攻,他指挥部队沉着应战,坚守阵地,血战10昼夜,圆满地完成了阻击任务。

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实施统一整编,宋时轮任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司令员。他率部南下,与第七兵团组成“中突击集团”,参加渡江战役,在安徽裕溪口至棕阳镇地段实施渡江。宋时轮指挥作战一贯深入实际,善于知彼知己。渡江战役前,他亲临第一梯队调查研究,提出了第九兵团于4月20日夜与打黑沙洲的部队同时全部渡江的建议,得到总前委的充分肯定。实践证明,这一建议完全符合和总前委的意图,实现了渡江作战的突然性,保证了部队渡江一举成功。4月20日晚,中突击集团首先发起渡江,顺利突破敌之江防。沿江之敌纷纷向南溃逃。尔后,宋时轮遵照粟裕的命令,紧紧掌握追击必须快速的原则,除组织一部分部队肃清沿江残敌外,率领主力日行百里,昼夜兼程向东疾进,按时进到吴兴,与第十兵团封闭了敌南逃通路,经两昼夜激战,将逃敌5个军全歼于郎溪、广德地区。

1950年6月,新中国成立不到一年,美国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中国人民组织志愿军进行了闻名中外的抗美援朝战争。11月初,宋时轮被任命为由第十纵队老底子组成的志愿军第九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率部赴朝作战。在北京面见时,风趣地对宋时轮说:“我不会遥控你,我们要你去朝鲜,是用人之长,你要对付的是美国陆战第一师……”

为出敌不意,给骄横不可一世的“联合国军”一个迎头痛击,宋时轮隐蔽企图,沉着待机。11月7日,第九兵团第二十、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军在夜幕下隐蔽入朝,徒步穿行于高山密林中。21日,15万人秘密集结到长津湖等地区,在美军眼皮底下而未被发现,西方军史学家后称赞为“当代战争史上的奇迹之一”。第九兵团入朝后的第一仗就是一场硬仗。当时,兵团的任务是独立担负朝鲜东线作战,在长津湖地区寻歼进犯的美海军陆战第一师。此时天降大雪,到11月27日志愿军发动进攻时,气温降到零下40多度。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他创造性地运用军事思想的战术原则,几次调整部署,将美陆战第一师全部和美第七师一部分割包围于长津湖地区,采取集中兵力、火力各个歼敌的战法,指挥第二十七军发起著名的新兴里战斗,全歼美军第七师第三十一团(加强团),开创志愿军一次战斗歼灭美军一个建制团的纪录,打出了国威、军威,使整个朝鲜战局发生了很大变化。长津湖之役,第九兵团苦战13昼夜,毙伤俘敌1.39余万人,予美军该两师以歼灭性打击,盛赞:第九兵团“在极困难条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这些经典战例连同宋时轮的英名,早已载入人民军队的光辉史册,成为激励和启迪后人的宝贵精神财富。

1951年春,宋时轮被任命为志愿军副司令员兼第九兵团司令员和政委,参加指挥了1951年夏秋季防御作战和1952年春夏巩固阵地作战,直至1952年7月奉调回国,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战争取得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

宋时轮是我军一位杰出的带兵人,具有爱兵如子的名将风范。抗美援朝初期,由于美军的严密封锁,后勤供应不上,我军严重缺粮,有时一天只能吃上一顿稀饭,不少战士得了浮肿病、夜盲症。宋时轮得知情况后,十分痛心地说:“绝不能让战士们饿着肚子打仗!”他采取各种措施,想尽一切办法让干部战士吃饱。悲壮的长津湖之战中,第二十七军八十师二四二团第五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信员之外,全连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这成为将军心中永远的痛。1952年9月,第九兵团从朝鲜回国,志愿军血战电影车行至鸭绿江边,宋时轮要求司机停车,下车后向长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脱帽弯腰,深深鞠躬。(陈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rekhassrijewellery.com/,麦克阿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